南亚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的网站,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,才会审核收录,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,为了避免浪费时间:收录必看!!!

  • 收录网站:199
  • 快审网站:8
  • 待审网站:24
  • 文章:23491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“中国app“大撤退”之后 出海印度还会是门好生意吗?”

“中国app“大撤退”之后 出海印度还会是门好生意吗?”

文章来源:中国小康网 发布日期:2021-06-09 10:06:01 浏览:

禁止对clubfactory的印度投资计划按暂停键。

9个月前,作为聚焦印度市场的跨境EC平台clubfactory创始团队,我曾与第一财经记者讨论过印度市场的前景。 那时,clubfactory是印度月活排名第三的EC平台,在当地投入了数亿美元用于本地化运营、客户服务、仓库等布局。

突然的禁闭压倒了许多出海的印度企业家。 受此影响,印度总部clubfactory裁员,客户服务和仓库第三方的合作被解除,原定新开设的2个事务所也将搁浅。

在对全员的公审中,clubfactory创始团队这样说道:“在这场战斗中,我们是前锋,我们也有可能因此而倒下。”

在漫长的一系列禁止名单中,clubfactory的境遇只是冰山一角。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的调查,出海的企业家中,有选择停止印度相关服务的,有将裁员缩小为最小规模运营的,也有将目光投向欧美和东南亚等市场的。

年开始出海的apus创始人李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出海企业今后半年也将经历“纠结期”。

“印度市场就像一个戴蛋糕的陷阱”一位长期关注印度移动网络的工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人口庞大,潜力小,但短期变化困难,大厂布局周期比时间长,因此“

那么,出海是好生意吗?

印度版《敦刻尔克大撤退》

“假消息”。

这是6月29日看到印度同事发出的禁止信息后,clubfactory联合创始人李嘉伦的第一反应。

第一时间联系了几个在同一违禁名单上的中国队,他才发现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。

迄今为止,clubfactory在印度市场雇佣了100多名印度员工,负责本地化运营,拥有数千个客户服务团队,在印度德里和班加罗尔设有4个仓库,400多名仓库员工。

之后不久,管理层开始讨论该如何应对这一突发状况。 但是,到今天为止,印度市场的状况还没有改善,运营重心开始转向东南亚、泛中东、非洲、欧洲等地区毗邻、文化相近的国家,“东方并不光明,世界是我们真正的舞台”。 clubfactory的创始人在公审中做了如下陈述。

和clubfactory的遭遇一样,看到apus的名字被列入印度禁止的59款中国app名单,李涛决定中方员工撤回,远程控制,印度市场业务最小规模运营。

apus以工具类产品出海起步,在印度的顾客规模不小,占总顾客数的10%。 李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过去apus在印度有灵活的开发和运营团队,至少50人,最多200多人。

“印度被禁止,但方法出乎意料。 ”李涛对记者说,去年印度也有同样的禁止名单,但当时“雷声大雨点小”,没想到今年,以“一刀切”的方法被真正执行了。

他向记者估算,apus在印度的客户损失控制在5%以内,“(企业)本身在印度没有收入。”

google、facebook这几年调整平台战略后,apus出海战略不断调整,另一方面从工具型产品转型为复制、游戏,构建了自己的销售系统。 另一方面,收益点是从以往的新兴国家发展为t1国(指欧美、日韩等互联网水平发展迅速的国家)。

李涛表示,t1国家无论是客户习性还是支付通道、支付习性都比较成熟,客户的arpu值(每客户平均收入)较高,移动设备也比较先进,能够支撑越来越多的应用场景,在海外的整体收益中比较大 不仅如此,国内下沉市场也成为了apus开始蔓延的行业。

根据apus的公式,其总客户数超过14亿人,目前69%分布在“一带一路”沿线的65个国家和地区,欧洲、美国的客户数占全世界总客户数的20%。

同样,受印度政府禁止中国app的影响,欢凝聚团短片平台likee在印度市场的月度生活状况也发生了变动。

一家企业的内幕告诉记者,联欢集团开始缩减在印度市场的营销费用,将业务点放在其他新兴市场和发达国家。

进入印度12年的时任科技副总裁刘娇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受影响最大的行业是游戏、短片、直播等。 现在,大家的“自助”方法有三种。 一是将自己包装成印度企业,继续开拓印度市场。 这需要印度当地代理商合作操作。 二是马上转换方向,要么把产品变成多条产品线快速发展,要么换个地区开拓新市场。 三是展望和等待,等待东山再起。

“中国app“大撤退”之后 出海印度还会是门好生意吗?”

从公开数据来看,2019年印度gdp相当于中国2006年的水平,互联网用户规模相当于中国年的水平,游戏、广告、电子商务市场规模分别相当于中国2005年、2007年、2004年的水平。 换个角度看,印度和中国相距十多年。 “客户多但不赚钱”,这是很多出海的人对印度市场的评价。

“印度市场对新闻网络企业来说是越来越多的投资阶段,还没有到生产阶段,整个市场还处于初期。 》触宝创始人兼董事长张例告诉记者,与许多出海人士的观点一致,印度市场有人口红利,但在支付方面不理想。

李涛对记者说,印度顾客的arpu值极低,美国顾客的平均arpu值是印度顾客arpu值的50倍。 他坦率地说,自己不建议中国早期创业者去印度市场。 由于当地费用薄弱,网络设施差,对创业者来说,投入足够的金钱、时间、耐心,陪伴着印度市场的增长,就像“豪赌”一样。

他预计,未来2~3年,各种波动性的风险和事情将会持续,出海企业可能会经历一段纠缠不清的时期,但他说:“每次爆发都会有安静的时期,大家都在寻找新的机会。 ”。 另外,未来重要的出海战略应该是抱团出海,“使整个上下游供应链能够一起前进”。

下半场比赛

比起企业家,投资者对印度市场更为冷静。 印兴资本创始人林美从年开始关注印度市场,创立了印兴资本。

林美涵认为印度不是一个“赚钱”的市场。 一直以来,投资者和企业家在考虑是否来印度之前,首先评估印度在这个领域是否有未来,然后考虑用什么样的方法进入印度。 她认为移动网络,特别是互联网和在线医疗等领域在印度疫情过后将迅速发展。

对于辛苦开拓的印度市场,许多企业家仍然在寻求处理方案。 封闭的企业与其他受影响的企业联合进行政府游说,在法律层面寻求和解,但“幸存者”也开始重视企业的潜在风险。

最近,在第一财经记者参与的网上对话中,浙江垦丁律师出海业务负责人王捷在对话活动中表示,企业应首先梳理合作伙伴、上下游供应商的合同履行情况、第一条款,进行排查,查明存在潜在风险

其次,要解决客户、广告发布者等上下游关系,尽量做好客户安抚工作,及时在官网上提供告知、通知,并制定相关预案。 要对产品中的隐私数据进行合规性风险诊断,请在进入市场后调查数据收集、解决、存储等一系列情况,并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对数据的整个生命周期进行合规性诊断、合规性诊断

王捷认为印度市场潜力巨大,但也存在很多挑战。 首先,印度市场透明度低,造成新闻不对称。 其次,贫富差距大,费用结构单一,整体费用力度不足,产品难以表现。 另外,印度市场面临着监管政策不透明、执法本土特色明显、印度语言多样、纷繁复杂等情况。

中国app被禁止后,林美涵注意到,许多纯工具型app开始出现本土模仿者,印度国内投资者通过社会交流媒体公开鼓励企业家开发竞品。 被中国大企业裁员的印度本土员工在印度市场也很受欢迎。

林美涵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在中国企业接受打法培训的员工比纯粹的国内员工更有经验,更受欢迎。 这是业界形成的共识。 “中国的创业者和印度的创业者是互补的关系,印度的创业者更了解国内市场,中国的创业者更了解产品的运营方式和成长模式。 ”疫情和突然禁止的政策,确实给印度创投市场带来了一定的挑战,但林美涵认为,明年下半年,印度创投市场应该迎来一个好的转折点。

“中国app“大撤退”之后 出海印度还会是门好生意吗?”

时科技高级产品总监周书仁和金融科技在印度市场的迅速发展。 他认为两国经济仍将走向合作,印度市场红利期还在初期,市场潜力巨大。 “只要市场不饱和,在未来大环境改善的条件下,依然有机会。 因为中国模式已经成熟,一切就绪,只缺东风,”周书仁告诉记者。


免责声明:南亚网站目录平台汇集了全国高质量的优秀网站推荐给网民,给站长提供免费网址目录提交收录的一个窗口,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,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,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,非商业用途,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[email protected],本站将予以删除。

推荐站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