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亚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的网站,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,才会审核收录,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,为了避免浪费时间:收录必看!!!

  • 收录网站:199
  • 快审网站:1
  • 待审网站:17
  • 文章:18899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“网络盯上“几棵白菜”要干嘛? 垄断的代价该由谁承受?”

“网络盯上“几棵白菜”要干嘛? 垄断的代价该由谁承受?”

文章来源:中国小康网 发布日期:2021-04-18 22:09:02 浏览:

“限时杀,超低价格”——某社区团购应用做广告。

“这样不行。 不能低于制造商的价格。 ”——一家粮食供应公司紧急发文。

这几天,社区团购了火。 首先,多家互联网巨头反弹巨资进入社区团购行业。 接着,人民日报评论说:“不要只在意白菜捆、水果量。” 然后,几家供应公司宣布将严格控制供应价格。

记者调查显示,由于互联网巨头的资本介入,非新潮的社区团购生意逐渐影响到生鲜产品的零售领域。

体验

京城社区团购还没有价格特征

“本团购当天的菜都是当天现采,冬天很冷,大家在家等着就行了。 我们下午4点到6点之间送货到家。 ”打开微信小程序。 这是社区团购活动的广告语。

社区团购本身不是新潮的,而是社区生鲜生意的一部分。 迄今为止曾以“新零售、生鲜电子商、当地生活”等名字出现过。

此次社区团购热潮始于年初的疫情。 微信接龙、拼团买菜,今天下单,明天送货上门,是比较典型的社区团购模式。 住在大兴的安妮,曾多次开始社区团购。 但是,随着疫情逐渐平静,实体商供应充足,买菜的邻居越来越少。 安妮说,团购活动现在已经停止,“疫情期间大家都有囤货的投诉,现在就买就行了。”

记者访问了开始联合购买蔬菜社区的多个小区,其中很多已经被中止了。 仅大兴永兴路附近的一个小区,每次组团买菜约有20人回应。 在这个小区的拼凑链接中,可以清楚地看到蔬菜的价格。 记者中发现,白菜、土豆、西红柿的价格,与小区周边的超市打过针,除了土豆稍便宜外,其他两种蔬菜的价格都比实体店贵一些。

在亦庄宏德利远菜市场和贵园南里区附近的商超,记者也记录了这三种蔬菜的价格。 最近热门的几个大社区团购app没有在北京落地,但是买菜app已经在北京宣传了。 于是记者用三种买菜app调查了相关蔬菜的价格。 经过这一粗略比对,无论是小范围存在的社区团购,还是购买宣传力度较高的蔬菜的app,这三种常见蔬菜的价格,与之前流传的实体店相比,都没有明显的特点,有些甚至有点贵。

“网络盯上“几棵白菜”要干嘛? 垄断的代价该由谁承受?”

市场

光靠水果店很难做生意

“什么团购? 没听说过”在丰台青塔附近,杨先生在小区门口卖菜。 杨先生说,他平时就卖自己的菜,很少观察信息。 “这几天有些菜只是稍微上了点,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。 ”。

在附近的另一家餐馆,店主对社区团购也比较挑剔。 店主认为,像他这样的体量小的店,无法与大平台和资本抗衡。 因为那个也不需要太担心。 “有没有团购,我总是一样卖。 已经戒不掉了吧。 ”

他两年前下了这家社区餐厅,两年来,他也感受到了店里客流的下降。 “现在小区老人少,租客多,网上买菜太多。 ’为了能够经营一家店,店主只能添加新鲜的乌冬面之类的产品来弥补一点点的利润。

在贵园南里附近的菜站,最初也只销售生鲜蔬菜,打着产地直销的旗号。 但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料理站不仅增加了料理,还增加了酒和零食等利润相对较高的商品。 “不卖这些不行,光卖蔬菜真的很难生存。 除非提高蔬菜的价格”

宏德里远菜市场品种丰富,光蔬菜就有约30个摊位。 这里有些蔬菜比附近的饭馆和超市稍贵,但最吸引顾客的是这里的规模和气氛。

“这里东西真多啊。 而且很新鲜,我可以挑好东西买。 ’刘阿姨每天来这里买菜,已经养成了习性。 菜市场摊主小方说:“我喜欢逛菜市场,以中老年人为主,每天自己做饭。 用手机买菜一般是年轻人,偶尔做饭的不是这两种人。 ”。

隐藏的担心

资本扰乱局菜市第一次陷入混乱

但是,供应商们已经感受到了资本进入社区团购带来的影响。 12月12日,河北沧州市华海顺达粮油调味料有限企业发布《关于禁止社区团购平台供应企业的通知》。 据悉,受到诸多投诉,社区团购平台出现严重的低价现象,甚至个别产品远远低于工厂价格,损害客户利益。 该企业提出了“无论有无平台补贴,价格都必须低于我司终端零售价格”等要求。

“网络盯上“几棵白菜”要干嘛? 垄断的代价该由谁承受?”

12月16日,记者致电华海顺达董事长钱清华,回应称:“团购平台通过补贴实现低价销售,影响商超等渠道,市场价格混乱。”

蔬菜基地也感到了压力。 肖书娟是大型农业合作社的经理,疫情期间,合作社的菜肴曾以社区团购的形式送到大兴区的30个社区。 肖书娟说:“如果网络巨头进行社区团购,对我们的冲击一定很大。”合作社自制的菜肴,可以经受住网络巨头的冲击,但需要从外国采购的菜肴,没有竞争力。

肖书娟没有考虑将来成为互联网巨头的供应商。 她在谈到对供应“财政期”的担忧时表示,“目前常见的形式为45天结算,需要60天结算,也就是供应商在60天后之前的45天内拿到销售的货款。” 所以,她明确表示,合作社正在全力恢复与社区的合作,“如果我们自己有销售渠道,为什么还要看别人的脸色? ”。

和肖娟一样,老姚是北京蔬菜基地的老板,他的大部分蔬菜供应商超,其中不乏互联网巨头商超,他自己也有网店。

即使与网络密切合作,老姚对巨头们进入社区团购依然保持谨慎态度。 “没想到大公司们真的想做生鲜生意”他说,资本投入、巨额补贴、卖廉价菜,基本上是赚不到钱的。 “目的其实是流量,抢占市场,寻求以新概念上市,最终是金融游戏。”

在与老姚合作的下游实体店,出现了经不起网络冲击而倒闭的例子。 老姚也承诺过各类下游渠道和价格,说:“我不允许网络平台超低价销售,最起码不能低于我的价格。 不然对下游市场的冲击太强了,相当于自杀。 ”。

风险

垄断的代价应该由谁来承担?

网络经济专家刘兴亮认为,竞争应该交给市场,让顾客选择。 “即使这些大公司将来形成很大的市场占有率,蔬菜的价格也开始变得奇怪,顾客可以重新选择以前流传的渠道。 ”。

但是,作为工人,老姚有自己的担心。 “我自己有网店,也供给网络平台,但这几年我的整体利益没有增加。 ”。 老姚觉得,就像购物、打车、外卖、共享自行车等“前车之鉴”一样,最终收益被平台夺走了。 供应商利润微薄,客户享受的优惠越来越少,“这是垄断的代价”。

老姚强调蔬菜生意利润低,“上市、融资、赚热钱是人们的想法”。 他回忆起实体业面对电商的冲击说:“我们从一开始就要合法纳税,以达到消防、卫生、食品安全等要求。 电子商务初期管理宽松,这样的竞争不公平。 ”。

他担心,社区生鲜和团购也存在潜在风险。 的初期,网络平台利用巨资,在以前流传的实体店形成特征,“顾客发现生鲜领域被垄断,优惠力度不强,可能再次找实体店,家门口的店关门了。”

本报记者孙毅莫凡文并摄

免责声明:南亚网站目录平台汇集了全国高质量的优秀网站推荐给网民,给站长提供免费网址目录提交收录的一个窗口,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,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,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,非商业用途,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[email protected],本站将予以删除。

推荐站点